<dt id="lrjrme"><bdo id="lrjrme"></bdo><code id="lrjrme"></code><pre id="lrjrme"></pre></dt><pre id="lrjrme"><dl id="lrjrme"></dl></pre>
                                <u id="szpa5u"><sup id="szpa5u"></sup></u><tfoot id="szpa5u"><button id="szpa5u"></button><select id="szpa5u"></select><ins id="szpa5u"></ins><div id="szpa5u"></div></tfoot>
                              1. <ul id="szpa5u"></ul><bdo id="szpa5u"></bdo><legend id="szpa5u"></legend><acronym id="szpa5u"></acronym><optgroup id="szpa5u"></optgroup>
                                        1. <abbr id="lhesjj"></abbr><dl id="lhesjj"></dl><fieldset id="lhesjj"></fieldset>
                                              •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汽車頻道> 正文

                                                多人合作遊戲,提籃春光看媽媽

                                                • 2020年01月22日

                                                    黑影幢幢的岸邊依稀可以看見幾位瘦弱女子的身影焦急地等待著什麽。基本上每個夜晚,只要有夜航船歸來之日,都可以看見容顔已逝的她們,她們不是在等待什麽,只是在期盼歸來人中是否有自己的孩子。

                                                  《夜航船》中勾勒出這樣一幅扣人心弦的畫面,讓人震撼不已。早在唐朝,那位叫孟郊的詩人就吟唱過"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的千古絕句。對母親而言,子女懂得"報得三春晖"更好,更多的卻只是希望子女一生的平安和健康。

                                                  孩子都在成長中,也都要遠離母親去闖蕩一片天。在她身邊時,多人合作遊戲們都沒有擡頭仔細地看過母親。直到離別之際,想起再也沒有如此近距離地端詳她,遠方的我們唯能登高望遠、遍插茱萸、低頭靜思而已。

                                                  長至十八歲,我眼中的母親一直是個大度、聰明、果敢的女子,用自己瘦弱的身體支撐起一個家。一件晴天霹雳的事降臨到母親的身上,因爲不願影響我的學習,母親依然故作堅強。我開始習慣在吃飯時擡頭看著她的眼睛,那份背後的脆弱讓我洞悉。今年的母親節,春末夏初的時節,伴著春天母愛般的溫暖陽光和夏季依稀的香氣,我開始了解母親,透過那清明的眼神,找到最純摯的愛。

                                                  想起納蘭性德的《減字木蘭花》:“相逢不語,一朵芙蓉著秋雨。”像極了天底下的母親。然而我們太多的時候在一味索取她的愛卻連一個簡單的回眸與感謝都沒有,而母親們,一直在無私地奉獻著,不求回報,也無怨無悔。

                                                  “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告訴你,疚恨總要深植在離別的心中,盡管他們說世間萬物終必成空。我並不是立意要錯過,即一直都要這樣錯過。花枝滿丫的昨日,又要錯過今朝。”我們都在這樣錯過,是不是不該再錯過了呢?

                                                  母親就這樣爲我們操勞一生,正如春光爲世間萬物貢獻自己孤獨靜谧的一生,我們應該懂得感悟和珍惜。"十年蹤迹十年心",待十年後我們也爲人之母,方才了解母親那深深的愛,是否有些遲?不如現在,我們在提籃春光的時節,伴著淡淡的清新擡頭看看媽媽,看看她那深情的眼眸和無窮無盡的愛。 

                                                  盼望著、盼望著,我總是盼望著,我盼望著有一天我能夠回家看一看媽媽。可現實無情,總是讓我深深地失望。

                                                  我住在一個孤島上,和媽媽之間隔著一條台灣海峽。屈指算來,我離開家,離開媽媽已有近六十度春秋了。我天天哭喊著,我要回家,朝思暮想著在海的另一邊,我張開雙臂時時刻刻等待著我的媽媽。我無數次地想沖過去,沖過去!飛奔到那讓我牽腸挂肚的媽媽溫暖的懷抱。可是,無數的荊棘坎坷把我圍了起來,我回家的路,每一步都讓我遍體鱗傷,我只有止步。望著周圍以陳水扁爲首的“******分子”設置的重重障礙,道道難關,我迷茫了:難道就這樣,我再也回不去了嗎?

                                                  近400年前,我被荷蘭殖民者“綁架”,那些該死的殖民者對我爲所欲爲,瘋狂掠奪,妄圖榨幹我的資源。媽媽氣憤不已,她讓一位叫鄭成功的英雄幫我脫離了苦海,我疲憊地在媽媽的臂彎中睡去……可沒過多久,解放戰爭結束後,我又被迫離開了傷痕累累的媽媽。于是,這一條海峽仿佛成了不可逾越的銀河。難道就這樣,我再也回不去了嗎?

                                                  1997年,我眼巴巴地望著香港弟弟投入媽媽的懷抱;1999年,我又一次眼睜睜地看著澳門妹妹跟媽媽歡聚一堂。而我,卻只能對著媽媽的照片,黯然神傷。我想起了《七子之歌》,如今只有我這個兒子還在浪迹天涯,早已哭紅的雙眼中又掉下了串串淚珠。

                                                  我把自己對媽媽永恒的愛、對媽媽無盡的思念以及我的全部資源,裝滿了一籃子,期待著總有一天能提著這個籃子,回家,親手送給媽媽,我要看媽媽!

                                                  我不再迷茫,我不再失望,我不再悲傷!我聽見了那960萬平方公裏上震耳欲聾的呼喚:“回家吧!台灣!”

                                                  隨著連戰、宋楚瑜訪問大陸,我再一次看見了希望的曙光!

                                                  “歸來吧!寶島!跟媽媽團聚吧!台灣!”這不是幻覺!我真真切切聽到了媽媽那再熟悉不過的呼喚!對,我要回去!所謂的“******”,只是過眼雲煙,我怎能離開媽媽?我還有一個56個民族的大家啊!再多的坎坷,也阻擋不住我回家的腳步,再多的荊棘,我的執著就是一把披荊斬棘的利劍!即使遍體鱗傷,我也不退縮,爲了看媽媽,爲了回家!

                                                  ——總會有一個鳥語花香的春天,我提著籃子,帶著明媚溫暖的陽光,說出我心中貯藏已久的聲音:“媽媽,多人合作遊戲回來看您了!”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7 2001